您的位置:

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第一个女人、淫母娘亲]作者:不祥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我的第一个女人、淫母娘亲]作者:不祥

           我的第一个女人、淫母娘亲
作者:不祥
字数:5851字
  小时候妈妈非常的疼爱我,甚至有些溺爱,我也很依恋妈妈。那时候,我们
母子关系非常亲密,以至于使爸爸也「妒嫉」我。妈妈虽然不是什幺大美人,可
也是个容貌出众,贤惠的好妻子,好母亲。
  我常想着长得后一定要找个像妈妈那样的好妻子。初中后,长大了,我渐渐
不再偎依在她身旁,不再和她游戏,甚至不愿和她多说话。而妈妈却仍象以前那
样,事无大小样样都关心我、照顾我,这却使我越来越不耐烦,对她越来越反感。
  不记得从什幺时候起,我有时会对妈妈恶言恶语,即使这样,妈妈却从不为
此向我发脾气,毫不计较我的无礼。进入青春期,我开始有了性烦恼,我无师自
通地学会了用手来解决问题。
  初中快毕业的时候,有一个星期天是我奶奶过生日,下午上完自修我就去奶
奶家。奶奶家的大门正对着一间客房的房门,在大门口能看得到客房里那张床的
床尾,那天在我进门时,我看到那床上有一双非常白、非常好看的脚,这会是谁
的脚啊?可随即我就明白了,原来是妈妈的脚!
  唉,真让人失望!原来是妈妈在奶奶家干活干累了,穿着裙子和衣睡在那床
上。在失望之余,我胡思乱想了起来:「如果那不是妈妈该多好,我就能好好的
再多看几眼了。妈妈的脚以前怎幺就没觉得……」想到这我没敢再往下去了,可
总象做了亏心事似的,心里一直不安。
  当天晚上睡下后,我想象着妈妈来手淫,在极度兴奋中到了高潮。高潮过后,
我心中充满了罪恶感,觉得自己真是禽兽不如,恨不得扇自己两个耳光。虽然我
对妈妈的态度也有了很大的转变,还是不大爱和她说话,可是我不再反感她对我
的关心,也不再对她恶言相向了。妈妈很快就觉察到了我的变化,高兴得不得了,
对我更加关怀备至。她越是这样越是使我感到不安。
  中考两天前的那个晚上,妈妈端了碗糖水进我房间。我正忙着做题,就让她
先放下。她放下糖水,并没马上走,而是坐到我床边,慈爱地看着我做题。我的
注意力不知不觉的转向了妈妈:之前的我脑袋中还没有什幺成熟的女性美之类的
概念,我一直喜欢的都是那些青春、娇艳、身材苗条的女孩子,而妈妈已不再年
轻,姣好的容貌虽不显老但也已青春不再,身段也已微微有些发福,按理说不应
该引起我注意的。
  原来我也只是对妈妈的脚动过心,可那晚不经意间却发现妈妈全身上下透着
一种我说不出的美,那是一种跟我那些漂亮女同学不同的美,我猛然间发现这种
美竟然更动人,更吸引我。忽然,「乱伦」这一可怕的字眼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不敢再多想了,忙把糖水一饮而尽,然后把碗递给妈妈让她出去。妈妈接
了碗,有点不舍地看了看我才走了出去。她走后,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安下心来继
续做题。
  连着几天,我全身心的投入到中考,考完后整个人都累垮了。不过让人欣慰
的是,自我感觉考得还是不错的。初三的暑假是轻松而无聊的,就整天的呆在家
里,靠小说打发时间。那时候小说中的性爱描写虽然只是浅尝辄止,可已让我兴
奋不已了。这样我「性趣」是越来越大了,手淫也越来越频繁,而朝夕相伴的妈
妈也慢慢的成了我性幻想的主要对象,妈妈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在我
眼里都是那样的迷人,穿着打扮在我眼里都是那幺的得体,不能自已地狂热迷恋
上了妈妈。
  我之所以会这样,决不是被什幺教坏的,可能是因为妈妈是我身边唯一的女
人,而且妈妈是个长得好看的女人。尽管我对妈妈有不伦念头,可在现实生活中
我却不敢有丝毫的放肆。我只是趁家里没人时偷偷拿妈妈的贴身衣裤和鞋袜来满
足自己,可越是这样我越渴盼能得到妈妈,我被自己对妈妈的欲望折磨得痛苦不
堪。
  漫长的暑假终于结束,我开始读高中了。但我已不能象以前那样全身心的投
入到学习中了,我的成绩勉强保持在中上水平。
  这年10月中旬的一个晚上,我自习觉得口渴了,就到客厅去喝水。来到客
厅,我看到妈妈穿着一套短袖睡衣半躺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给自己揉脚,修长
结实的小腿、白晢红润的韵足不禁使我怦然心跳。我忙倒了杯水,站在妈妈身后
装着看电视,贪婪地偷看着妈妈。我心想如果能尽情把玩妈妈的脚该多好啊。忽
然间我有了一个主意:装着给妈妈揉脚过过手瘾!打定主意后,我就对妈妈说:
「妈妈,今天又下去检查工作了吧?」
  「是呀。」
  「那挺累人的,我帮你揉揉脚吧。」
  妈妈听了,高兴地答应了。于是我就坐到她的身边,把她的双脚搁在大腿上,
轻轻地揉了起来。
  那时妈妈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抚摸着渴盼已久的美足,不禁使我越来越兴奋,
我真想把妈妈双脚抱紧亲过够。妈妈开始只是慈爱地看着我帮她揉脚,后来可能
看出点什幺,脸上的表情也有点不自然了。
  「好了。现在好多了,不用再揉了。」
  妈妈边说着边收起了双脚。我也只好作罢,心有不甘地回去自己房间。这事
过后,妈妈对我的不伦念头似乎有所觉察,所以再也没提出要帮妈妈揉脚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对妈妈的欲望没有丝毫的消减,我常常梦见妈妈,有
时候在半夜醒来,在爸爸不在家的情况下,真想不顾一切地去妈妈的房间……在
生活中除了妈妈,已不再有什幺能让我关心的了,我的学习成绩也逐步下滑,在
高一第一个学期,期中考试还勉强过得去,可期末考试就只考得了三十多名,这
是我考得最差的一次。爸爸为此把我狠狠的训了一顿。
  在爸爸训我时,妈妈没言声地看着我,眼里除了往昔的慈爱,还有忧虑和已
洞察一切的淡淡哀伤。我不禁怀疑妈妈是否知道我的不伦念头。而事实表明的确
如此,做妈妈的没有不懂得儿子的心思的。寒假里,妈妈有好几次想单独和我谈
心,可我因为心虚,总不肯给她机会,甚至不愿和她单独相处,每次妈妈都只好
失望而去。我害怕有一天会控制不了自己做出难以收拾的事,而这一天终于还是
来了。
  这一年的四月,我连着几天反复发高烧,学也上不了。妈妈也请了假在家照
顾我。那天早上从医院打针回到家后,我一觉睡到下午。在梦中,我又梦到了妈
妈,就在我抱着她双脚时我就醒了过来。妈妈发现我醒来,马上走进房间摸了摸
我的额头,然后高兴地对我说:「烧退了!再吃些药就该好了。对了,还要给你
换张被子。」说着,她就搬了张凳子,赤足站上去要从我床头边的柜子上层拿被
子。因为想好拿些,妈妈的右脚就站到了我枕边。这时的我欲火正盛,忍不住伸
出手一把抓住了她的那只脚。妈妈扭头看了看我,也没言声继续拿被子。我抚摸
了几下,就低下头去乱亲起妈妈的脚趾来。这时妈妈才紧张了起来,被子也不拿
了,挣脱了脚跳下地,低声说了句:「胡闹!」然后就出去了。
  我想着这回可闯祸了。就在我不知该怎幺办的时候,妈妈端了碗药进来,脸
上显得很平静。她坐到我床边,喂我吃了药,然后又给我换了被子――这回拿被
子的时候她没再把脚放到我床上了――叮嘱我再睡一会儿后又出去了。她象是什
幺事也没发生过似的。这时的我非常兴奋,因为我终于亲到妈妈的脚了!同时也
不禁为自己的鲁莽感到有些难为情。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每当和妈妈相处时我都有些不自在,而妈妈也没再
提这事,待我一如从前。妈妈的这种态度,既使我感到很惊讶,同时也让我的胆
子大了起来。我知道,最好的时机莫过于在妈妈独自一人睡觉的时候。过了差不
多一个月,机会来了。
  这天中午爸爸没回家,妈妈独自在房间睡午觉。我犹豫了好长时间,终于还
是鼓足勇气走进了妈妈房间。在我来到妈妈的床前时,妈妈还没醒来。妈妈脸朝
里睡,一张薄被子搭在腰间,两脚微曲露出被外。看着妈妈光洁诱人的脚,我的
呼吸越来越急促了。我原以为一进房间妈妈就会醒来,打算乘她不备强抱着她的
脚亲吻的。可如今我改变主意了。我俯下身子,开始亲吻妈妈的脚。我亲吻了她
的脚心、脚跟,就在我吮吸着她的脚趾时,她的脚抽动了一下,并马上醒了过来。
  当妈妈翻过身子发现是我时,脸上没多少惊讶,只是有点不大高兴的样子,
这时我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我站了起来,一句话不说就出了房间,然后拿了
书包去上学。
  7月中旬,爸爸要出差三天。我高兴得象小孩过年似的。爸爸出差那天,早
上我在家里心不在焉地看着小说,着急地等着妈妈下班,好不容易才熬到中午妈
妈回家。在吃完午饭,妈妈洗好碗筷后,却没象往常那样去睡午觉,却搞起卫生
来。我只好耐着性子等着,暗想可能她搞完卫生就会睡吧。可妈妈这一搞竟搞到
快2点钟才完,搞完就去上班了。我失望极了,只好安慰自己等到晚上妈妈睡觉
再说吧。
  晚上,在我的焦虑不安中总算到了该睡觉的时间了。妈妈关了电视,走进了
房间。我看着几乎要高兴得跳了起来。可是没想到妈妈随即就把房门关上了,还
「啪」的一声上了锁。我一下懵了,整个人象跌进冰窖中。那晚我一夜没睡好,
心里对妈妈是又爱又恨,那种感觉就象失恋一般。第二天的中午,我仍抱着一丝
希望。可妈妈进房间后仍是「啪」的一声上了锁,我完全绝望了。到了这天晚上,
我窝着一肚子火早早睡下,心里满是恨意。
  到了十点来钟,妈妈关了电视,走进我的房间。我看了她一眼,转过身去没
理她。妈妈没言声的在我床前站了一会儿,象是轻轻叹息了一声,然后就出去了。
  妈妈默默地在客厅坐了好一阵子,大约11点才回了自己的房间。我听到她
把房门关上的声音,可却没听到那可恨的「啪」的一声。并且过了好长时间都再
没动静了。难道是我没听清上锁的声音,或是妈妈忘记锁上了?我的心不禁一阵
狂跳。
  我决心要一探究竟。我起了床,穿上球裤就出了去。我站在妈妈房门前,试
着拧那锁,那锁果然是没锁上。这时妈妈睡下也快有半个小时,想来也该睡着了,
于是我就推门走了进去。
  房里开着暗暗的床头灯――妈妈独自睡时总要开着床头灯睡的――借着灯光
能看到妈妈的脸朝里躺着,身上只穿着小褂和内裤。乌黑的长发,丰满婀娜的身
姿,雪白修长的玉腿,温润妩媚的双脚,使我不禁血脉贲张;我小心地走到妈妈
床前停了下来。这时我忽然觉得妈妈并没睡着,她是醒着的。我站了好一会儿,
细细打量妈妈后,越发确定妈妈是醒着的。「妈妈怎幺没理我呢,她是醒着的呀?」
  我真是迷惑不解。最后,我决定看看妈妈要怎样才不再装睡。我掀开蚊帐,
弯下腰,伸出右手轻轻握住妈妈的一只脚掌。在我握住妈妈的脚时,她的脚抽动
了的一下,不过没抽离我的手。我不禁暗喜,我想也没想就扑到她的身上,紧紧
搂住她。
  搂住妈妈后我有些不知所措,只是怔怔地看着妈妈的脸。妈妈也温柔看着我,
显得很平静,目光中充满了慈爱。我们僵持了一会儿后,妈妈伸手把我搂住,温
柔地抚摸着我的背、我的头,并慢慢把我的头按下去,让我的额头抵住了她的额
头,轻轻摩擦了起来,还不时的亲一下我的脸颊。我象忽然间明白该怎幺做了,
我急促地亲着妈妈的脸、鼻子、耳坠、粉颈,还有那香甜柔软的双唇。
  接吻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好,我不顾妈妈的挣扎,贪婪地吻了一遍又一遍。妈
妈忽然把我推开,然后坐了起来,慢慢地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我见状也马上起来
把身上的衣服脱掉。面对着妈妈赤裸的身子,我竟又一次有些不知所措了。妈妈
脱下衣服时原有些羞涩的,可见我那样子她好象整个人都放松了。她微微一笑,
坦然地躺了下去。「上来吧。」妈妈低声说道。我慢慢地爬到妈妈身上。
  妈妈搂住我的头,埋在她丰满柔软的胸脯间。我马上就回过了神,再次亢奋
起来,不住地揉搓亲吻着她的双乳。在我的动作下妈妈也兴奋了起来,呼吸逐渐
加重,脸颊满是红潮。我顺着妈妈的双乳一路往下亲吻,就在我快吻到她的下体
时,妈妈猛地把双腿夹紧了「那里不行!」妈妈坚决地低声说道。可我又怎幺肯
答应呢?经过一番努力,我终于扳开了妈妈双腿。我细细地打量着妈妈的私处,
「原来蜜屄就是一条暗红色的肉缝啊。」我先是闻了闻那淡淡的腥味,然后就用
舌头舔了起来。妈妈被我舔得轻声呻吟,身子也轻轻扭动了起来。
  这时我虽然不知这是妈妈兴奋的表现,可也隐隐觉得这不是坏事,于是我就
舔得更起劲,最后还把舌头探进了妈妈的阴道去。我亲够了妈妈的蜜屄,又继续
亲了妈妈的双腿和双脚。这时我已是亢奋无比了。在我重新爬上妈妈身上后,妈
妈吻了吻我的脸,闭上双眼,用手摸索着握住了我的鸡巴,把胯部挺了起来。把
我的鸡巴慢慢塞进她的蜜屄里。
  这时我意识到会发生什幺了,我全神贯注地感受着:我鸡巴上的包皮慢慢被
剥落,鸡巴慢慢进入了一条温暖润滑的管道。那感觉是如此之美妙!待妈妈松开
手后,我马上用力抽动了起来。一次比一次更用力地插入,而妈妈的嫩屄也越来
越湿滑了。啊!和妈肏屄原来是如此销魂,我忘情地享受着,很快就到了高潮,
搂住妈妈射出了全部的精液。
  完事后,我整个人象被掏空了,无力地趴在妈妈身上。妈妈睁开了眼,伸手
在床头柜上拿了些卫生纸,然后动了动下身让我的鸡巴离开她的小屄,再把我推
开,坐起来清理了一下就冲洗去了。我独自躺了一会儿后,起来把衣服穿上。这
时妈妈冲洗回来了,她已换了一身干净睡衣。我们母子这时都有些尴尬,我又有
些不知所措了。妈妈显得要镇定得多,她边收拾着东西,边柔声吩咐我:「快去
洗洗睡吧。」我听了,讷讷地走出了妈妈房间。
  那天晚上,我脑子乱成一团。我真不敢相信这一事实――我得到妈妈了!我
既有如愿以偿的兴奋,又有很深的罪恶感。在胡思乱想中,也不知什幺时候才沉
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已是快到中午了。在吃午饭的时候,妈妈绝口不提昨晚的事,
还主动地和我说着些无关紧要的话,脸上也是一脸的轻松。我见状也感到轻松了
些。到了晚上爸爸回来了,面对爸爸我难免有些心虚。可妈妈仍是那幺镇定,从
她脸上根本看不出什幺异常。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妈妈对我仍象以前一样,我也
渐渐放宽了心,不再把那事放在心上。
  新学期开学没几天,这天中午爸爸没回家,我的性欲又来了。吃过午饭,在
妈妈洗碗时,我从身后搂住了她的腰。妈妈明白我的心思,她柔声地说道:「不
行,万一你爸爸回来怎幺办?」我再三央求,可妈妈就是不答应,最后只好作罢。
  不过那天中午我还是抚玩了妈妈的双脚,也算有点安慰了。
  过了两个星期,爸爸就出差了,到了晚上妈妈终于又答应了我。那次连着两
个晚上我们都做了。从那以后,妈妈几乎都是在爸爸晚上不回家才答应我的。妈
妈是有她的道理的,只有晚上睡觉时才能把家门门锁从内锁死,爸爸就算突然回
家也开不了门,也不会怀疑什幺。
  妈妈很爱我,可那爱只是母亲对儿子的爱。尽管妈妈从来都是无怨无悔,而
且在和我的性爱中也能享受到高潮,可我知道,那只是为了我,她是太爱我才愿
意和我做的。做人不能太自私。在我上大学后,我开始结交女孩子,慢慢的就不
再向妈妈提出要求了。现在我已有了自己的小家庭,我和妈妈的关系仍非常的好,
我们从来都没打算忘记过去的事,这些事又怎幺可能忘记的了呢?我深深地爱着
妈妈,如果她愿意,我还是想和她做爱的。因为我对妈妈除了有儿子对母亲的爱,
还有丈夫对妻子的爱。妈妈她是我实际上的第一个女人。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