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  欢淫男女。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欢淫男女。
张晓琦站在梳妆镜前欣赏着镜中的自己, 张晓琦对自已真得是很满意修长的小腿,丰满的大腿、浑圆的屁股、细小的腰肢、饱满坚挺的乳房、美丽而且可爱的脸蛋。 她在脸上淡淡的施了妆,穿着一件“姬丝蒂娜”的米白色套装。 得体的服饰将她玲胧的曲缐更加诱人的凸现出来;让人不仅对衣服下面的身体产生更深切的遐想。 28岁的她虽然少了的少女的天真活泼却多了许多成熟的韵味, 像一只红苹果般浑身散发着诱人的气味。 还懒在床上的李小鹏看着美丽妻子在镜前挠首顾盼, 鸡巴又渐渐地粗硬了起来一跃而起将张晓琦抱在怀?, 双手伸进衬衫内握住两个丰满的乳房。 “坏蛋,松手……人家还要去班……”李小鹏却已经把她的套裙解开, 滑落在脚下。 “夜?就把人家操得要死,现在又要……”张晓琦顺从地让李小鹏又把内裙扯了下来。 用手握住他的鸡巴。 “又这么大了……”“喜欢吗?”“……喜欢……”张晓琦红着脸说, 一边把那粗大的鸡巴往自己小穴中拉去。 李小鹏更是毫不客气把妻子按在床边让她撅起屁股, 对准小穴插了进出。 “好爽呀……”“干死你……你这个小骚货……”李小鹏一边狠狠地操着, 一边说。 他喜欢张晓琦淫荡的叫床,这样他的鸡巴就好像更能持久, 干着更加有力。 而张晓琦知道他喜欢这样时,每次做爱时,都尽情地把她淫荡的一面表现出来。 “……好丈夫……我是骚货……干死我吧……啊, 你把小穴插烂了……”从张晓琦的蜜穴中涌出一阵阵热烫的的淫液 剌激着李小鹏的鸡巴终于使把支持不住,将浓浓的精液喷射在张晓琦的蜜穴中……一番云雨后, 张晓琦好像经过雨露浇灌过的花朵一般娇艳又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 香喷喷的要去上班了。 工作了大下午,费了好大的劲张晓琦终于把面前的文案都做完了, 她舒展了一下身体把Media Player打开放起了音乐, 走出自己的办公室到外边将自己的茶杯接上水, 又回来坐了下来。 她是这个公司的策划主任,因为这个公司的经理是她老公的哥哥开的, 还有李小鹏的股份就给她安排了这么一个位置。 而李小鹏不喜欢朝九晚五的上下班,就自己做一些生意, 也不固定什么都做,投投机什么的。 喝了一口清香的茉莉花,张晓琦想起早晨的一番情景, 心?不由得生起淫欲的念头。 叠着的双腿轻微的晃动着,蜜穴处的肌肉一张一弛, 淫液也悄悄地从深处分泌出来了……淫欲的念头高涨起来 张晓琦把手从腰间伸向裙下从内裤的外边轻轻的扣弄着自己的小穴, 内裤已经被自己的淫液打湿了遇到空气凉凉的。 蜜穴在手指的作用下更加的骚动不安,张晓琦把手机从手包中取出, 一个小巧玲珑的机型。 她把它放在自己蜜穴前,用两片湿漉漉的阴唇将它包住, 紧紧地夹起双腿。 从桌上把电话拿了起来,给自己拔了过来。 手机在中张晓琦的秘处强烈地振动了起来。 并没有铃声,她已经把铃声给关掉了,用的是振动。 张晓琦不能自禁地发粗粗的喘气……“笃、笃”传来轻轻地敲门声。 将沈浸在淫欲快感中的张晓琦惊起, 急忙收拾了一下说: “请进, ……是你呀这会没事了吗?”推门而进的原来是张晓琦的同事, 大学的同学李玲玲,而且还是很好的朋友。 “我们那有大主任轻闲呀,忙了一上午才得了一会儿空闲。” “你别拿我开心,我也是刚忙完,没看才接的茶吗?”“让我品尝一下。 你的脸色为什么这样红啊。” 李玲玲拉过一张椅子坐在张晓琦的身边。 “是不是在想男人啊?!”“去你的, 你才在想男人呢。” 张晓琦白了她一眼。 李玲玲却伸手探进了张晓琦的裙下。 “哇,好湿的一大片,还赖呢!”张晓琦也没躲闪, 任由李玲玲的手指在自己的密穴处又摸又扣的。 李玲玲不停地抚摸着张晓琦, 问道: “昨天, 你老公操你几次。” “今天早晨还来了一次呢!”“哇, 你现在好淫荡呀这么快又想了。” “你不也一样吗,你昨天夜?爽了几次?”“别提了, 我老公昨天有应酬喝醉了,想操,鸡巴却硬不起来, 吮得我嘴都是疼的。 还把我痒得要死。 他一会睡着了,我还要自己解决;我的手机都振没电了。” “不是有自慰棒吗?”“没手机好玩, 感觉色色的怪怪的。 不一样的剌激……”“瞧你这样子,还说我淫荡!你才是呢?”李玲玲把手从张晓琦的蜜穴拿了出来, 用面纸擦拭着。 叹了一口气说: “今天,我老公出差了, 今天晚上还是我一个人。” “你又要孤枕难眠了哟。” “唉!谁说不是呢!”张晓琦眼珠一转, 想到一个主意说道: “玲玲不如你今晚到我家, 今天我们俩个人陪我老公好吗?”“这个……, 真得吗?你放得开吗,舍得你老公?”“谁叫你是我的好朋友呢!我是舍己救人啊!你愿意吗?”“我……我, 我到是想试一试……不知小鹏乐意不乐意。” 李玲玲红着脸轻声说到。 “这样一个大美女投怀入抱,他做梦恐怕都想呢。 只要我同意,他还不拼命地操死你呀。 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你上我们家时,每次他都色迷迷地看着你。 你今天要去了,他的鸡巴说不一定敢硬一夜呢。” “哈哈,瞧你把你老公夸得好勇勐呀,我去见识一下, 不就得了嘛。 晓琦,我……谢谢你……等我老公回来,我让你也尝尝他的鸡巴, 行吗?”“好呀最好,我和我老公,你和你老公我们四个人起做, 那才好玩呢。” “哎呀,还是你最淫荡呀!是不是A片看多了。” “A片干嘛,多没劲!还不如上情海看文学区的贴子呢。” “是呀,我也喜欢看色文,比A片过隐多了。 不过我不像你上班时也可以看呀,看得小骚穴湿漉漉的。” 李玲玲边说边笑着跑了出去。 下班了,张晓琦和李玲玲打了计程车向张晓琦的家驰去……来到张晓琦的家中, 李小鹏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因为张晓琦打过电话说, 李玲玲要到家中来玩要他准备一下。 简单的洗梳了一下,张晓琦和李玲玲在餐桌前坐了下来。 张晓琦举起面前的酒杯对李玲玲说,“欢迎你来玩, 玲玲。 干杯!”李小鹏和李玲玲也端起酒杯说,“干杯!”三只酒杯在空中轻撞发出几下悦耳的响声。 三人一边吃饭一边闲聊着。 几杯酒喝下后,张晓琦和李玲玲的脸上都泛起了淡淡地红晕, 如花的面孔更显得妩媚多姿娇艳可爱。 “老公,你为什么老盯着玲玲看呀?”“……没…有…没有啊……”李小鹏只好装煳涂地辩解着说。 “别骗我了,看了还承认!你是不是看玲玲长得漂亮, 想要操她呀?”“琦琦你说什么呀!别喝了, 你喝醉了!”李小鹏觉得好不尴尬心想怎么样能当着李玲玲面这么说话啊, 你们是好朋友也不行呀她要是小性子现在不就要翻脸。 他对李晓琦说完又扭过脸来向李玲玲道歉: “玲玲, 对不起!晓琦她酒量不好喝醉了。” 李玲玲原以为在单位,张晓琦就已经打电话给李小鹏说好了, 李小鹏同意了张晓琦这才领她来。 这时才知道张晓琦还没和李小鹏说,于是转头向张晓琦看去, 只见她冲她挤了挤眼 扮了一个鬼脸: “好像说勾引他呀, 这样才好玩吗。” 李玲玲心领神会地点了一头, 对李小鹏说: “不是吧, 晓琦酒量很好呀!就是你尽是往我身上瞧!”李小鹏只觉得脸上一阵发烧 说不出话来。 李玲玲接着说: “承认啦?说…你有没有……把我往…往坏?想……”李玲玲这么说着, 也觉得脸上有些发烧。 心说,我好淫荡耶。 李小鹏急切地说: “玲玲、玲玲、没有!没有!!”“没有?我不信!”张晓琦拉过椅子坐在了丈夫的身旁, 摸向他的鸡巴。 装着神色惊奇地对李玲玲说: “噫!就是没有呢。 他的鸡巴还软软地耶!”“是吗?让我摸一下看!”李玲玲也坐到了李小鹏的身边, 摸向他的鸡巴。 看着两个美女,一个是自己的妻子;一个是妻子的朋友;一个在自己左边, 一个在自己右边。 俩个人一人一只手隔着自己的裤子抚弄着自己的鸡巴。 李小鹏本来就不是笨人,只是刚才说的太突然, 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是李小鹏已经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心想: “李玲玲这个大美人早就想操她, 就是不敢。 今天自己送上门来了,还自么骚!”他任由她们俩人将他的皮带打开扒下他的裤子、内裤。 玩弄着鸡巴。 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说道: “是不是我老婆这个小骚穴被你老公给操了, 你们过意不去。 让玲玲来补尝我啊?”“老公,我可是只被你一个人操过呀。” “没有啦,是我先来让你操我的骚穴。 我老公还不知道呢!”“是吗?”李小鹏抱住李玲玲, 三下五除二把她剥得光熘熘的。 “真得!今天我老公出差了,我给晓琦说,我好寂寞呀。 她就带我来分享你的大鸡巴。” “老婆、玲玲,表面来看,你们俩个好淑女呀。 没想到这么淫荡呀。” “老公,人家不是啦……”“你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乘呀!”一丝不挂的李玲玲在李小鹏怀中挣扎着假装要跑开。 两个丰满,温软的乳房却被李小鹏牢牢地抓着。 “玲玲,老实说,我暗地?早就想操你了。 你这样的大美人,操起来一定会让爽死。” “我现在这个样子,被你脱得光光得,今天能小穴能不被你操吗!鹏哥, 你会让晓琦和我老公操吗?”李小鹏没有回答 让李玲玲坐在椅子上双手分开李玲玲的双腿露出湿润的蜜穴, 将早已粗硬的鸡巴插入进去。 双手双抓住李玲玲的双乳揉搓着。 才说: “好美呀,玲玲操你骚穴的感觉好棒啊!现在, 既然我已经把你给操了还有什么理由不让我老婆去安慰一下你老公呀?”张晓琦本来见李小鹏不回答, 心中正在忐忐不安以为老公不会同意自己去给别人操;因为男人总喜欢操别人的老婆 却没几个想让别人来操别人的老婆的。 这时听李小鹏的话,喜不自禁,从背后抱住李小鹏的腰。 “老公,你真的同意,让我给别人操吗?”|“小骚货, 这下合你的心意了吧。” “老公,别这样说人家嘛。” “好啦,你们俩个就别在卿卿我我了,鹏哥的大鸡巴还插在人家的小穴?, 涨得人家好难受哟。 再说了,你们俩个已经互相同意了,可是今天都已经被操过了, 我老公还不知道。 来吧!先让我爽一下,明天给老公交待。” 李玲玲用双腿紧紧地缠在李小鹏的腰间,幽幽地说。 张晓琦听出来她有点担心她老公会不同意再有什么事。 忙笑着对她说: “玲玲,放心吧!你老公每次看见我都是色迷迷, 有时看得我都发痒了。 他一定像小鹏想操你一样想操我。” 说完又附在李小玲的耳边悄悄地说了一些话。 李小玲听完笑了起来: “好,等你和我老公也操过以后, 我们再告诉他今天这事。 好了,我的小骚穴?难受得很,让你老公帮帮我吧!”张晓琦自己动手把自己的衣服全都脱了下来, 用手摸着自己的小穴: “看着自己的老公操别的女人 好剌激耶。 我这?也全都是淫水了。” 李小鹏这时已经在李玲玲的蜜穴中奋力的抽插起来。 而李玲玲早已从张晓琦那?知道李小鹏喜欢听女人淫荡的叫床。 于是大声的浪叫起来,不过,此时她的大叫也是发自内心的, 因为第一次和别得男人做爱,还是好朋友的老公, 而好友就在一边三人一起玩3P。 这种异样的剌激,使她觉得李小鹏的每一次抽插都是那么的爽, 那么舒畅。 李小鹏操着李玲玲对张晓琦说: “老婆, 你不是也很痒吗?一会我把玲玲操爽了就去操你。” “老公,不忙。 今天是玲玲第一次上我们家来玩这个,你一定要让她好好的爽一爽。” “怎么?你不相信你老公的本事吗?”“不是的呀, 每次你都要把人家搞的要死。” “……啊,我现在就要死了啊!鹏哥,哟……老公, 你快把玲玲的小骚穴给操烂了。” “就是要操烂你的小骚穴,你没听见吗?琦琦对你多好呀, 要我把你一定得操爽了。” “对你不好吗?找自己的好朋友给你操着玩!啊!插进花心了……好美呀……!爽死我了……我不行了……好哥哥停下吧。 琦琦……你来吧……”“不行呀,我还没射精出来呢, 你怎么能不做呢?”李小鹏把李玲玲紧紧地按在椅子上 狠狠地又操了三四分钟才拔出鸡巴把热烫的精液喷射在李小玲的身体上, 弄得李小玲乳房上小腹上都是的。 李玲玲长出了一口气: “哇,爽死我!”他们俩个一阵激情后, 张晓琦那边自己把自己弄得也是淫水直流顺着大腿流的椅子上都是的。 三人一同来到浴室冲洗了一下。 又坐下吃饭,俩个美女赤裸裸地拥在李小鹏的身边, 任由他左拥右抱软香温玉满怀。 吃饭三人来到了卧室。 李小鹏躺在了床上,张晓琦过去俯下他的身上, 用嘴将他的鸡巴含在了嘴?而玲玲则将自己的柔软的双乳放在他的脸前, 任他用嘴巴吸吮双手粗暴的揉搓。 两个美女激情淫荡的服务让李小鹏爽的要死, 鸡巴又粗大了起来把张晓琦的小嘴撑得满满的。 李小鹏的欲火高涨,翻身把张晓琦压在身下, 挺着粗壮的鸡巴就要肏入她的小穴不料张晓琦奋力地挣脱了, 又把李玲玲拉了过来。 “玲玲,还是你来吧。” “啊!不行……刚才我都快要被操死了,真得不行了……啊……呀……轻一点……”李小鹏不容她再挣扎就把鸡巴肏入了她的小穴, 狠狠地一下全根没入。 虽然,经过这一会三人在一起的爱抚,玩弄, 李玲玲的淫穴早已流出淫水可是这么大力的操了进去 还是让她觉得有些剧烈。 李小鹏只顾自己享受着李玲玲美好的身体,大力在她的骚穴中抽插着。 每一下他都像要把李玲玲的小穴肏烂似得狠狠地插到底。 李玲玲双腿举到了天上,他就扶着她的双腿, 他的大腿跟随鸡巴的进入拍打着李玲玲雪白的屁股 啪啪作响。 “啊……好爽呀……爽死我……哦……我不行了……”在李小鹏不停气操了有十多分钟, 李玲玲真得不行还浪口也发不出声了,浑身爽得哆哆嗦嗦。 张晓琦急忙爬在床上厥起大屁股,让老公来操自己的骚穴。 李小鹏刚才已经出过一次精了,所以这一次很能持久, 又在自己老婆的身上干了半个多小时才又挤出几滴精液, 鸡巴软了下来。 却也把张晓琦操了半死,爽歪歪得来好几次高潮。 流得淫水把床单都打湿了。 筋疲力尽的三人这才晕晕睡去……第二天,二个神彩奕奕的女人又在张晓琦的办公室见面了。 “你老公回来吗?”“回来了,刚给我打过电话。 我也给他说了,你要去我们家玩。” “我老公今天就独守空房啦。 我给小鹏打电话说一下,今天不回去了,去你们家。” “可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把我老公勾引上呢。 最好行,不然,我就惨了。” “你放心吧,有哪个男人是不吃醒的呀?再说, 你看我这模样给那个男人他不要?”“是呀, 恐怕能排到月球上去。 不过,你的骚穴受得了吗?哈哈。” 下班后,张晓琦和李玲玲一同来到李玲玲的家中。 在她们回来不久,李玲玲的的老公刘志明回来了, 李玲玲正在厨房准备着晚餐。 刘志明便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和正在看电视的张晓琦聊了起来。 “志明,你好幸福呀!玲玲不但长得漂亮而且还会做饭给你。” “哦,你老公小鹏不也一样吗?”“他呀, 每天老是给我讲玲玲怎么怎么样。” “小鹏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你这么一个大美人, 还不知足吗?怎么能把你和别人来比较呢?”“你把玲玲和别人比较过吗?”“没有啊! 这样子会让女人伤心的。” “没想到,你还蛮细心的嘛。 你自己心?也没想过吗。” “没有呀,像你说的,玲玲又漂亮又会煮饭给我。” “真是好男人哟!你就没想过别的女人吗?”“……你怎么这么问呢?……我想过你呢……”刘志明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开玩笑的说。 这个刘志明有点腼腆,不过他虽然是以玩笑的口吻来说的, 可是内心中却确实有过这个念头。 张晓琦一听正中下怀,心想我正不知道如何放开脸面来说呢。 张晓琦挪了挪的身体坐到他的身旁。 “真得吗,玲玲知道吗?”“……不是啦,我开玩笑的。” “为什么,我不漂亮吗?”“怎么会呢?如果你不漂亮就没漂亮的人了。” “那为什么你否认,心中想过我呢?”“我……”“你什么时候想我来着, 想我干嘛了…?”张晓琦一边说着身体也向刘志明身上靠去, 温暖柔软的身躯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剌激着刘志明的思想和肉体。 鸡巴渐渐地的大了起来,把裤子撑起一个帐篷来。 张晓琦把手放了上去轻轻地的抚摸着。 “……哦,不要这样……”刘志明口中这样说着, 却任凭张晓琦继续这个样子。 “想过操我,是吗?为什么不回答我?”“玲玲还在厨房呢!晓琦!我…”“哦, 我明白。 你一定想过要操我,对吗?现在想不想…”“你是在勾引我吗?玲玲在厨房呢。” “怕什么,她又看见。” “谁说的,我不光看见了,还听见了!”李玲玲从厨房走了出来。 “你想勾引我老公,我老公呢,也想操你。” “玲玲,你听我说……”刘志明急忙站了起来, 要解释。 可是鸡巴在张晓琦的抚摸下早已是坚硬无比了, 一站之下在裤子的束缚下一痛,又坐了下来。 李玲玲也坐到他的身边用手摸向他的鸡巴。 “哎哟,好大了耶。 你想操这个小骚货,是吗?可以呀,她是我的好朋友, 我可以成全你们。 可是……我怎么办呢?”李玲玲边说边把张晓琦的衬衣扯了上去张晓琦, 索性把衬衣全脱了下来。 ,露出的乳房在缕化粉色的乳罩的衬托下更是雪白, 娇艳。 刘志明看着眼前发生的这情景目瞪口呆,有点不知所措。 李玲玲拿起他的手放在张晓琦的乳房上,“想操晓琦吗?说呀, 我不会不同意的。” “玲玲,我……是的,我想操晓琦。 我早就想操她的小骚穴了。 ?”“我和晓琦是好朋友,她呀,想让你操她。 就和我说了,可是你们这样那么谁来安慰我呢?我也好想要呢!”“让小鹏来操你啊, 既然我操了他老婆你也让他操这样不是我们都不吃亏了嘛, 行不行呀?”刘志明这时毫不客气地在张晓琦的身上上下抚摸着 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张晓琦娇笑地说,“呀???你把人家的摸得痒死了, 瞧你这个色鬼的样子就在这沙发上操吗?”“晓琦, 你不知道。 我老公最喜欢在客厅的沙发上操穴了,好多次在床上正操着, 最后非要来这?再射出来。” 刘志明这时已脱得光光得粗硬的鸡巴直挺挺地向上翘着。 他急不可待地把张晓琦也拔了个精光。 他分开她的双腿,将鸡巴插入了张晓琦的小穴中。 张晓琦经过刚才她对刘志明的挑逗,刘志明又在她身上抚摸了那么长时间, 这时也早已是淫性大发了可等着他来操小穴呢。 “噢,好大的鸡巴,好爽呀。” “你的小骚穴也好美呀,又紧,又湿润温暖。 夹得我的大鸡巴好舒服。” 刘志明举起张晓琦的双腿,让她的小穴高高挺起对着上方。 他站起来,弓着身子,由慢到快地操着。 不一会,张晓琦的淫水就从骚穴中喷涌而出, 把她雪白的屁股上流得到外都是。 嘴中更是说言乱语,大声淫荡地的浪叫着。 “好哥哥,好美呀,你把人家的小骚穴干烂了, 呀好爽呀!”“我也是好爽啊!”张晓琦的浪叫更加剌激了刘志明。 他的鸡巴飞快地在张晓琦的小穴中抽插。 终于在二十多分钟后,他再也忍不住种操穴所带来的快感, 精液从鸡巴中射了出来。 二个人抱在一起,一动也不动享受着美妙的快感。 直到,李玲玲把饭菜都端了上来,二个人才起来收拾了一下, 光个身子坐在餐桌前。 “老公,操着晓琦爽吗?”“好爽呀,要是能不射呀, 真想操她一夜。” 刘志明又在张晓琦的双乳上抚摸了一下说道。 “好了,以后想操我,只要我有空就脱光任你操好了。” 张晓琦笑着对他说。 “晓琦,你好淫荡呀。 我老公光服务你呀?”李玲玲调笑着对她说。 “噢,对了。 把你老公也叫来吧。 我们四个人玩怎么样。” 刘志明转身对张晓琦说。 “好呀,老公。 这样好剌激耶。” 李玲玲拍手笑着说。 “什么剌激呀?是你的小骚穴也痒了流淫水了吧。” 刘志明起身来到李玲玲的身边,摸起了她的小穴, 果真是淫水泛漤。 张晓琦起身去电话,拔通了电话。 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喂,你找谁。” “是晓珂吗?你怎么在那??”“姐姐呀,我没事就来玩了。” “噢,你姐夫呢,”“他……他在洗澡……”‘洗澡, 现在洗什么澡呢晓珂为什么说话吞吞吐吐,难道……’张晓珂心中想到, ‘妹妹最近老是往自己家跑……白天自己又不在家 小鹏他们孤男寡女两个人……妹妹是不是也被老公给操了呢……再说晓珂都25岁早已不小了……“晓珂 让你姐夫听电话。” “他在洗澡呀!”“让他出来呀,洗澡怕呀, 就你们两个人反正你……我有急事。” 张晓琦这是故意这么说,看看晓珂有什么反应没有。 晓珂果然上当了。 “姐姐!姐夫都给说了吗?他说今天你去玲玲姐家去让她老公操。 所以才让我晚上来的。 姐姐,你不会再意吧?”“对了,你姐夫没给我说, 你们是谁先勾搭的谁呀?”晓琦笑着问道。 “是我了……”“不过你姐夫也有点意思吧?”“我长得这么漂亮, 你是男人不动心吗?是不是?姐姐!”电话中晓珂浪浪的娇笑着说。 “好了我的好妹妹。 玲玲,我还你姐夫去她呢,何况你了。 只要是你自己愿意就行了,以后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 别再趁我不在偷偷摸摸地去了。” “谢谢你呀,姐姐。 我们两个这么漂亮的姐妹花对便宜姐夫了。” 晓珂笑着说道。 “还是不因为你这个小浪货。” 晓琦装着生气地说。 “姐姐,我们俩个是姐妹哟。 你不浪吗?说,你给玲玲的老公操过了吗?爽吗?”晓珂取笑地回答。 “好了,你姐夫出来了吗?玲玲她老公要小鹏来这?。 你问他来不来?”“哇??交换夫妻不说,你们还四人大战耶, 你们也太疯狂了吧。 我也去好吗?”“行呀,只要你想来。 就这样吧!等着你们。” 张晓琦挂了电话,回到餐桌前。 刘志明又搂住了她抚摸着她的乳房。 张晓琦不禁笑着对他说,“瞧你色的样,小穴都让你操过了, 还搂着不放。 以后时间不长着的吗?”刘志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说道“你的奶,软绵绵地摸着好爽。” “我的奶摸着就不爽了吗?”李玲玲装作生气的样子说着。 “当然爽了,我怎么摸都摸不够呢?可是,我今天不是第一次摸晓琦的奶子吗?”刘志明急忙挪动椅子来到老婆的跟前, 把手伸到衣服?摸起她的乳房来。 李玲玲和张晓琦看到刘志明惶恐的样子齐声娇笑了起来。 三个人正在说笑时,门铃响了起来。 李玲玲从窥望孔中一看是李小鹏,便把门打开让他进来。 张晓珂也随后跟了进来。 李玲玲一愣,转身对张晓琦说。 “呵,你姐妹俩个还真行啊。” “说什么呀,我也是才知道的。 刚才我打电话时,她在我们家。 我才猜测出来的。” “姐姐……你好啊!!你骗我,姐夫跟本没跟你说。 你好淫荡啊,一丝不挂耶。” 晓珂来到晓琦的椅子后从后边抓住她的乳房揉搓着。 “小鹏!来坐下。” 刘志明光着身子招唿着。 “志明,我老婆操着爽不爽啊,哈哈。 她是我老婆,虽然操了无数次,可是每天我都想操她的小骚穴。 不过玲玲也是不相上下呀。” 李小鹏说着搂住了李玲玲,李玲玲也偎到了他怀中。 任由他把自己的衣服拔下来。 “喜欢!随便你操好了,只要玲玲自己同意。” 刘志明也笑着说。 李玲玲在李小鹏的怀中撒娇地说。 “人家当然同意了,你操了别人的老婆。 不用自己的老婆的补尝一下呀。 不过呀,老公,今天你有便宜占了,那个是晓珂, 是晓琦的妹妹。” 刘志明早就看到这个美女,却不认识。 可是他知道,今天一定会操她。 听了老婆的话他走到晓珂的近前。 “你好啊,我叫刘志明。 你是晓琦的妹妹,好漂亮啊。” “晓珂,让你志明哥先操一下好吗?”张晓琦挪开晓珂抓住自己乳房的手说道。 “好啊,来就是操穴的嘛。 刚才看到你们赤身裸体的样子我下面就痒了。” 刘志明上前去将晓珂的衣服也扒了下为。 心说,这个不但说话好浪,身材更是个尤物啊。 调笑着说,“我摸摸看,啊,好多水耶。 让我的鸡巴进去洗个澡。” 这时,李玲玲双手撑在餐桌上,李小鹏站在她的屁股后面已经把鸡巴插了进去, 使劲地干着李玲玲的小穴“玲玲,爽吗?我操得你舒服吗?”“啊……噫……爽死我了, 好舒服……哥哥使劲……往?插……呀……”李玲玲一边低声地呻吟着, 一边断续地回答。 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老婆被别人的鸡巴操弄着, 欲仙欲死的样子。 刘志明心中生出一个强烈淫欲的念望。 让张晓珂也学着李玲玲的样子站在餐桌前,双手抓住她两瓣雪白丰满的屁股, 向两旁边分开露出晓珂湿渌渌的骚穴,两片阴唇上满是淫水, “志明哥插进去吧,我痒死了。” “那?呀,是这?吗?”刘志明用硬硬的龟头, 轻轻地在晓珂的阴唇上画着。 “你好坏呀,明明知道还戏弄人家。 不叫你操了。” 晓珂一边娇笑着说一边却把屁股向后边顶去, 把刘志明的鸡巴吞进了小穴中一半。 刘志明却又把鸡巴抽了出来,然后狠狠地插了进去。 “比晓琦还浪呀你,操死你!”“噢,好哥哥, 太爽了。 你操到我子宫?了,啊,顶到花心了。” 刘志明双手伸到前边抓住晓珂的双乳,揉搓着;屁股推动着鸡巴操着晓珂的小穴。 李小鹏双手扶着玲玲的腰,随着鸡巴的每一次挺进都把李玲玲向自己一拉, 操得更加勐烈插得更深。 小腹打在李玲玲浑圆的屁股上发出“噗噗”地响声。 李玲玲在他激烈地抽插下已经来过了好几次高潮, 快已支持不住了想说别再操了可是又舍不得。 正在这时,李小鹏又狠狠地插了几下,然后将鸡巴停在李玲玲小穴的深处, 他鸡巴在小穴微微跳动着将稠稠的精液射了出来。 刘志明也到了高潮,将精液射了出来。 李玲玲和张晓珂两个歪在椅子上喘息着。 李小鹏叫着刘志明一起来张晓琦的身前。 用手扶着软下的鸡巴伸到张晓琦的嘴边。 “来,打扫一下。” “你们爽过了却要我来收拾。” 张晓琦笑着对晓珂她俩着说。 把两根湿漉漉的鸡巴含在了嘴?吸吮着。 “你吮硬硬了好给你用呀,哈哈。” “是啊,姐姐。 用力吸呀,嘻嘻。” 刘志明和李小鹏两个的鸡巴确实在渐渐地硬了起来。 在晓琦的嘴?开始打架了。 刘志明把自己的鸡巴抽了出来,“我去操晓琦的骚穴去。” “你操后边,我操她前边。” 李小鹏对刘志明说道,“刚才玲玲操着太美了, 真想把她给操烂。” “是吗,以后尽管来操吧!我还知道她这么骚呢。” “老公说人家什么呀,人家骚,还不是你给操去的。 晓琦、晓珂要是不骚能来这?给你操?让你爽得这么很。” 李玲玲说完,李小鹏接着说,“是呀,我老婆也是啊, 这事还是她的主意呢。 以后你对她就别客气见了她就操她。 哈哈。” 刘志明来到晓琦身后,插了进去。 张晓琦早已是淫性大发,在刘志明的鸡巴一插入身体就一颤, 来了高潮嘴中还含着老公的鸡巴,只能从喉咙中发出’呜, 呜‘的呻吟声。 刘志明操了没多大会就不行了,毕竟一个多小时内操了三次了。 李小鹏接着他操起张晓琦来,他也没操长时间, 不过这样他们俩个也让晓琦爽呆了媚眼如丝, 只能唿唿地喘气了。 他们又洗过澡之后,吃了饭,在李玲玲家大战了一夜。 由于没睡觉第二天上班的人只好打电话请假, 在白天却每人又操了好几次。 夜?,筋疲力尽地各回各家了。 从这以后,他们便经常在一起操穴。 晓珂还没结婚,就干脆这家睡几天,那家?玩几夜。 路过看看。 。 。 推一下。 。 。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感谢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赏我最爱了。